《迷因》 ―你的大腦只是一束迷因?

迷因 (The Meme Machine)》一書其實在1999年便出版 (很可惜2021年才翻譯為中文在台灣出版…),作者Susan Blackmore受Daniel Dennett的《達爾文的危險思想 (Darwin’s Dangerous Idea)》和一篇稱為Memes and Consciousness的論文啟發,概念源自於Richard Dawkins 的《自私的基因》,成為迷因學的重要書籍,Dawkins 還為她寫了序。

from Wikipedia
左邊為Richard Dawkins,中間為Susan Blackmore,右邊為Daniel Dennett

不知道你是否有這樣的經驗: 當你嘗試冥想,或者正在從事一些無須動腦的事情時(例如: 切菜、做重複性事務),你的大腦總是會無意冒出思緒,儘管在冥想中你試圖嘗試淨空思緒 (如果你嘗試過就會發現非常困難)。這些想法為什麼會自己一直冒出來? 我們要提到迷因(meme)

迷因一詞出現在Richard Dawkins 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一書(1976年),迷因(meme)一詞由希臘文Mimeme(模仿)縮寫而來,類似基因(gene):

‘Mimeme’ comes from a suitable Greek root, but I want a monosyllable that sounds a bit like ‘gene’. I hope my classicist friends will forgive me if I abbreviate mimeme to meme.

Richard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

如果要提到迷因,首先我們必須先提到基因(gene)。在《自私的基因》中提到了複製子(replicator)的概念,基因為複製子,且複製子的目標就是無意識地複製,凡是有利於複製子複製,無論它「對人類」是無意義,甚至有害的事情

那這世界上除了基因以外,是否還有第二種複製子呢? 答案是: 有的,那就是迷因

The gene, the DNA molecule, happens to be the replicating entity that prevails on our own planet. There may be others. If there are, provided certain other conditions are met, they will almost inevitably tend to become the basis for an evolutionary process.

… I think that a new kind of replicator has recently emerged on this very planet.

… The new soup is the soup of human culture. We need a name for the new replicator, a noun that conveys the idea of a unit of cultural transmission, or a unit of imitation….meme.

Richard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

迷因可以定義為任何透過模仿在人與人之間傳遞的思想、行為或風格,和基因就由從一個身體跳到另一個身體在基因庫(gene pool)中自我繁殖一樣,迷因在迷因庫(meme pool)也是透過從一個大腦跳到另一個大腦的過程進行自我傳播,而這個過程就是模仿。

Examples of memes are tunes, ideas, catch-phrases, clothes fashions, ways of making pots or of building arches. Just as genes propagate themselves in the gene pool by leaping from body to body via sperms or eggs, so memes propagate themselves in the meme pool by leaping from brain to brain via a process which, in the broad sense, can be called imitation.

Richard Dawkins, The Selfish Gene

人類之所以為人類

與其他動物相比,人類如此特別的原因,有人說是因為智商,有人說是因為人類有意識,但是這些我們都無從判定: 智商如何定義? 甚麼是意識? 人真的有意識嗎? 我們怎麼知道其他動物沒有?

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且這個成為人之所以為人的關鍵,也就是模仿的能力。

Human beings are imitative generalists. (人類是模仿通才。)

Meltzoff A. N. (1988). Imitation, Objects, Tools, and the Rudiments of Language in Human Ontogeny.

你可能會疑惑,我們很常看到小動物的影片,例如叫狗狗坐下牠便會坐下,或是有人類7歲小孩智商的海豚能跟著訓練師作出轉圈的動作。這些動物能透過學習也能做到指定的動作,這些也能看作是迷因嗎? 這邊要解釋學習模仿的差異:

學習(Learning)可以分為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操作制約(operant conditioning)

  • 古典制約是一種行為機制,最經典的即是「巴夫洛夫的狗」,狗看到食物會自然而然的分泌唾液,當給予狗食物的同時我們也搖鈴,久了之後狗只要聽到搖鈴聲便會流口水,也就是生物學上有效的刺激(食物)與中性刺激(鈴鐺)配對。
  • 操作制約由B. F. Skinner提出,是一種聯想學習的過程,透過增強(reinforcement)和懲罰(punishment)來改變行為的強度,這種方式最常使用在動物訓練上,例如Skinner box老鼠(或鴿子)經典實驗,老鼠通過拉桿取得食物、或停止被電擊。

另一個是模仿。根據Oxford Languages,imitation的定義是

the action of using someone or something as a model.

模仿是一種高級行為,藉此觀察複製他人的行為。過去相當多研究詳細研究模仿並且試圖找到模仿的定義,例如1921年英國南部發現山雀會啄開牛奶瓶的外膜、猴子看到父母遇到蛇的經驗會學會避開蛇等,這些都證實偏向社會學習而非模仿,模仿是經由觀察學習外顯行為;而社會學習是經由觀察學習到與環境有關的事物(啄開牛奶瓶、避開蛇)。

如果我們仔細思考模仿的過程,我們便會發現這是相當複雜的過程。假設你第一次看到前幾年全球流行的Floss(起源於Backpack Kid),你試圖從一部youtube影片中學會這舞步。

首先你必須先清楚知道哪部分是重點? 手部嗎?還是腰部? 還是腳? 接下來你必須判斷哪些是必須一樣哪些是只要意思到就可以,第三你還必須根據影片中的動作複製成你的版本,影片中的人可能與你不同方向與角度,但是很神奇的是人類就是能輕易地模仿。

模仿如此複雜,但人類毫不費力。

如果真的有迷因這種東西,這過程正是透過迷因來傳遞。以聽故事為例,當你從朋友那邊聽到一個故事後,這個故事會成為你的版本,並由你把故事再說出去。這個過程迷因在進行傳遞,從你朋友的腦中傳遞到你的腦中,再傳遞到其他人腦中。再另一個例子則是,為什麼很多歌會成為洗腦歌(例如1969 年Earth, Wind & Fire的September),這因為這朗朗上口的片段即是迷因。

迷因競爭大賽

回到開頭的問題: 為什麼儘管我們甚麼也不想想,我們的大腦仍然會無意冒出思緒呢? 因為迷因身為一個複製子,它的目標便是不停地複製並傳遞下去,它必須在人的大腦中競爭,成為下一個可以被人類傳遞出去的那個。

目前很多學者並不支持迷因理論,認為文化演化 (cultural evolution)與達爾文的物種演化一樣都是由基因決定,也就是所謂的皮帶理論(leash principle),就像基因把文化緊緊綁在皮帶上(Genes Hold Culture on a Leash),但其實我們可以疑問:無論是在古代或是現代,腦中不停有思緒跑出來,對於整個生物演化都是不利的,混亂的大腦將使我們注意力降低,更容易遇到危險。那麼如果思想和文化演進真的是基因的結果,這不是就相互違背了嗎?是否另有主人,例如迷因。

We should think of it like this – evolutionary theory describes how design is created by the competition between replicators. Genes are one example of a replicator and memes another. The general theory of evolution must apply to both of them, but the specific details of how each replicator works may be quite different.

Susan Blackmore, The Meme Machine

我們必須相信坎貝爾規則(Campbell’s law),由William Durham根據美國心理學家Donald Campbell而稱,內容即指雖然生物演化與文化演化彼此類似,但是兩者略有不同,而文化累積的類比並非來自生物演化本生,而是來自演化改變的通用模型。


基因與生物演化的歷史可追溯至19世紀,距今已有150年以上。

達爾文在1859年出版《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而到 1870 年代,科學界和多數受過教育的公眾才漸漸接受演化。1864年英國史賓賽(Herbert Spencer)提出「生理單位」說,1868年,達爾文將其稱為「微芽 (gemmule)」,1884年瑞士馮內格列(Carl Nägeli)稱之為「異胞質」,1883年德國魏斯曼(Friedrich Weismann)稱之為「種質」,並指明生殖細胞中的染色體便是種質,認為種質是遺傳的,體質則不遺傳,種質影響體質,而體質不影響種質。

到了1909年,丹麥威廉·約翰森(Wilhelm Johannsen)才發明「基因」一詞。

而「迷因」一詞出現於1976年,已經又是下一個世紀了。雖然目前仍有很多科學家不接受迷因的說法,更有相信靈魂的人相信思想與行為都是由我們的意識決定,但是迷因學的確提供了一個相當詳細的說明。

如果基因與生物演化需要上百年的淬鍊才有辦法走到如今眾人都能接受,那或許迷因也是。

Susan Blackmore的《迷因 (The Meme Machine)》這書的確為迷因學又奠基了一個重要地位,本書不只說明迷因,亦針對文化演進(例如; 語言、性、宗教,甚至網路)提出了說明,另外Richard Dawkins、Daniel Dennett等論述也都相當有趣,之後陸續會再說明。

參考資料


歡迎留言給我任何關於這篇文章或是相關想法的問題與討論,我非常期待與大家討論。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期待收到您的掌聲,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