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與自我控制: 現在就想吃棉花糖怎麼辦?

著名的棉花糖實驗(Marshmallow Test)於1960年代開始由美國心理學家沃爾特·米歇爾(Walter Mischel)(1930-2018)和Ebbe B. Ebbesen開始執行,研究的目的是為了觀察延宕滿足(delayed gratification)自我控制(ego control)在孩子身上的作用。所謂延宕滿足就是指一個人是否能夠抵擋即刻的誘惑,願意取得延後的滿足。

image from NeONBRAND on Unsplash

首次實驗

首次測驗在史丹佛大學的賓恩幼稚園(Bing Nursery School of Stanford University),實驗對象包含16 名男孩和 16 名女孩,年齡從3歲6個月到5歲8個月不等(中位數為4歲6個月),整個實驗由兩名男性實驗人員進行(實驗開始的前一周這兩名男性實驗人員花了幾天時間和實驗對象在托兒所玩,以博取信任)。在經過孩童同意後,孩子會進入實驗室開始實驗。

實驗室是擁有單面鏡的一個小私人房間,有一張桌子、椅子,上面放椒鹽卷餅🥨(是的!首次實驗用的並不是棉花糖!Mischel有提到棉花糖僅是一個代稱,泛指任何會引誘孩子的東西,例如餅乾、棉花糖、M&M’s都可以)和一個不透明餅乾盒,餅乾盒中放的是5個椒鹽卷餅和2個動物餅乾。在靠近椅子的地板上有4個玩具,實驗人員會展示這些玩具,並告訴孩子之後可以玩這些玩具,便把玩具放在孩子看不見的紙板箱裡(目的是讓孩子放鬆,並建立期望,讓孩子覺得就算實驗完還能玩玩具)。

接著實驗人員就會告訴孩子他們必須離開房間一下,但是只要孩子吃桌上的椒鹽卷餅,他們就會回房間,並且他們透過多次體驗讓孩子知道只要吃桌上的椒鹽卷餅實驗人員就會回來。

接下來實驗人員會把桌上的餅乾盒打開並問孩子比較喜歡哪一個(5個椒鹽卷餅或2個動物餅乾)(目的是為了增強延宕獎勵,獎勵更吸引孩子),孩子選擇後,實驗人員會告訴孩子他待會會離開房間,孩子仍能夠吃桌上的一個餅乾叫他回來,或者孩子可以等實驗人員回來後(15分鐘)吃餅乾盒中他們比較喜歡的那個

也就是說孩子必須面臨一個選擇:

  1. 延宕獎勵: 他可以等待他更喜歡的獎勵(5個椒鹽卷餅或2個動物餅乾),直到15分鐘後實驗人員回來。
  2. 即時獎勵: 他可以吃掉一個椒鹽卷餅並把實驗人員叫回來,但他只能得到他不喜歡的那個。

✴ 注意: 以上的指示都是確認孩子理解,並了解後果的情況才算數。

說明完指示後,會實驗人員就會離開房間,並在離開前再次告訴孩子「不管你做什麼,不管你是坐著等我回來,還是你叫我回來了,我們待會都還是會玩玩具。」讓孩子不會認為選擇哪個有任何落差。

這個實驗分為4組狀態,分別是:

  1. 即時獎勵和延宕獎勵都不放在桌上(孩子看不到)
  2. 只有即時獎勵放在桌上
  3. 只有延宕獎勵放在桌子上
  4. 即時獎勵和延宕獎勵兩個都放在桌上

實驗結果如下:

可以看出,當孩子完全看不到任何獎勵時(兩者皆不在桌上),他們等待的時間最久,且當延宕獎勵和即時獎勵都在面前時,孩子等待的時間最短,也就是說只要獎勵暴露在面前,誘惑就會急遽暴增。

而個別願意等待與不願意等待的各數是:

但有人會質疑,若選擇不等待的一個椒鹽卷餅也可能讓孩子認為是一種獎勵,所以實驗也將把實驗人員叫回改為使用按鈴🛎,但結果顯示,無論使用哪種方式孩子的延宕滿足現象都相同

從這項實驗中發現有75%的孩子在看不到任何獎勵下能等待 15 分鐘,但如果兩個獎勵都在面前,平均只能等約 1 分鐘。本研究中雖然多數受試者年齡很小,但卻能延後滿足(雖然快慢由環境狀況決定)。

此研究也觀察到那些能夠延宕滿足的孩子,多半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來分心,例如: 自言自語、唱歌、玩他們的手腳、睡覺等,他們精心設計這些分心技巧,讓他們能夠花心思在這些事情上而不是空等待;另外一群成功延宕的孩子透過東張西望、用手摀住眼睛、把頭靠在手臂上、把獎勵遠離自己等方法避免視線一直在獎勵上,這也說明為何在另一個實驗中僅提供孩子點心的照片一樣能讓孩子延宕滿足(平均可等待18分鐘)。

也就是說,將專注力遠離即時獎勵能夠有效的延宕滿足,達到自我控制。

此外,對於誘惑的想法情緒延宕獎勵是否夠吸引人都會影響結果:

  • 如果刻意引導孩子獎勵「吃起來好好吃、好香」等,孩子很快就會淪陷。
  • 如果刻意引導孩子想一些快樂的事,等待時間可延長三倍,但如果刻意請他們想一些難過的事,他們很快就會按鈴。
  • 並且如果延宕獎勵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也會使他們更快按鈴。

誘惑不在於刺激本身,而在於我們心中對它的想像。

忍耐力 Page 66

後續追蹤(Follow-up studies)

在這些孩子們長大之後,Walter Mischel仍陸續追蹤這些孩子的狀況。從1968年到1974年在賓恩幼稚園總共參與棉花糖實驗的對象共有超過550位,而該研究團隊每隔10年就針對這些對象進行追蹤與評估,分別在青春期成年40年後。縱貫性研究發現:

  • 在青少年時期,那些當初在棉花糖實驗中等待較久的人通常被評為面對挫折時能自我控制、較不易屈服、注意力較佳、表現得更聰明、更自信,並且他們更能預先規劃,受激勵時也更能去追求自己的目標。整體而言,等待時間最長的前1/3的孩子在長大後的SAT分數比後1/3的人足足高了210分。
  • 在成年時期(25-30歲期間),那些當初在棉花糖實驗中等待較久的人通常更能追求與實現長期目標,較部會去碰毒品,教育程度較高,且BMI較低
  • 40年後,透過MRI核磁共振掃描這些當初參加棉花糖實驗的人,發現等待較久的人與等待較短的人腦部活耀的部位大不相同,高延宕者的前額葉皮層相對較活耀,而這區塊掌管認知、問題解決、反思;而低延宕者的腹側紋狀體則較為活耀,這區塊屬於較原始的構造,與慾望、快感、成癮有關。

Walter Mischel將後半精力投注於自我控制與延宕滿足之上,而棉花糖實驗也驗證了能夠透過各種方式分散注意力並能延宕滿足者在未來將會擁有更正向的發展。棉花糖實驗除了在較為繁榮的賓恩幼稚園實行之外,亦在其他較不富裕的地方也實行,結果也是一致,可見延宕滿足能力不分各種區域。

棉花糖實驗在2006年被《紐約時報》的評論家David Brooks (沒錯!是《成為更好的你》與《第二座山》的作者)發現並撰寫成週日報導,也讓棉花糖實驗漸漸受大眾關注,2009年《紐約客》的一篇名為"Don’t!“的文章也以棉花糖實驗做專題報導,首段由當時已經44歲的曾經實驗對象卡羅琳·薇茲 (Carolyn Weisz) 仍是相當有趣。

甚至《芝麻街》也請Walter Mischel合作,一起幫助Cookie Monster克制餅乾欲望(太可愛了🤣):

Bonus

如果你對於棉花糖實驗和Walter Mischel還有興趣,不妨看看這些影片:

原始棉花糖實驗的複製版本:

參考文獻

  1. Mischel, W., & Ebbesen, E. B. (1970). Attention in delay of gratific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6(2), 329–337. https://doi.org/10.1037/h0029815
  2. Shoda, Y., Mischel, W., & Peake, P. K. (1990). Predicting adolescent cognitive and self-regulatory competencies from preschool delay of gratification: Identifying diagnostic conditions.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6(6), 978–986. https://doi.org/10.1037/0012-1649.26.6.978
  3. Eigsti, I. M., Zayas, V., Mischel, W., Shoda, Y., Ayduk, O., Dadlani, M. B., Davidson, M. C., Lawrence Aber, J., & Casey, B. J. (2006). Predicting cognitive control from preschool to late adolescence and young adulthood. Psychological science17(6), 478–484. https://doi.org/10.1111/j.1467-9280.2006.01732.x
  4. Casey BJ, Somerville LH, Gotlib IH, et al. Behavioral and neural correlates of delay of gratification 40 years later.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1;108(36):14998-15003. doi:10.1073/pnas.11085611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