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怪人》:敲響21世紀的一記警鐘

《科學怪人》(Frankenstein or the modern Prometheus) ,現代大眾記憶中一個科幻與恐怖驚悚的經典標誌,這個形象早在1818年由瑪麗.雪萊(Mary Shelley)創造,但很難想像這樣一部作品原先在痛斥與反抗工業革命下統治階級對於人民的欺壓。

From Wikimedia Commons

《科學怪人》一作

18世紀末至19世紀正值法國大革命與工業革命,上層階級拼命發展工業,在為歐洲帶來現代機械與新興工業的同時,也對於社會產生了巨變。
《科學怪人》透過數封寫給姐姐瑪格麗特的信作為開場與結尾,向姐姐描述在主角沃爾頓外出闖蕩的過程中遇到的一位瑞士人弗蘭肯斯坦的故事。多數篇幅由弗蘭肯斯坦口述他畢生經歷以及關於「科學怪人」的故事。
弗蘭肯斯坦年輕時初對科學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在15歲那年他見到一顆老橡樹被雷劈成碎絲的模樣,令他對於生命萬物更是充滿好奇。在求學過程中,他對人體與生命充滿強烈興趣,傾心在實驗室中企圖找到生命的起源,而就在墓地與停屍間中收集來各種材料拼湊出一個生命容器之時,他在一個陰沈且暴雨的夜晚,為這具容器注入了生命,然而當他初見這生命動了起來的第一念頭卻是:
「我披星戴月吃盡痛苦,卻造出如此醜陋的的東西。」

他傖惶逃跑,並生了場重病,憂鬱不起。在接連收到噩耗,先是弟弟遭人殺害、童年好友賈絲婷遭誣陷處死,他終於又再次遇見他創造的科學怪人。
科學怪人向他訴說了自己的遭遇,因為他可怕的外表使他遭到眾人唾棄與毒打,但他仍相信人性善良的一面,相信總會有人因為他的內在而接納他。他發現了一個落魄家庭,並長期潛行於屋外偷偷觀察,他從這家人的對話中學會語言,並從他們的互動中看見人性的光明面。他趁著家中子女外出工作時拜訪了瞎眼的老人,卻因為子女回來再次引起驚恐與遭到毒打,這家人因為驚嚇隔日立刻搬離。科學怪人因此感到憤怒,他痛恨自己醜陋的外表,也痛恨弗蘭肯斯坦創造他卻背棄他。他決定報仇殺了弗蘭肯斯坦的弟弟,並嫁禍給賈絲婷。他與弗蘭肯斯坦見面並請求只要他願意再創造一個女性作為他的伴侶,他就再也不會出現在人類面前傷害人類。弗蘭肯斯坦先是因為恐懼答應了他,卻在將要完成另一名女性時因為害怕而收手毀棄一切。科學怪人對於他食言的決定勃然大怒,並以殺害了他的摯友以及新婚妻子作為報仇,弗蘭肯斯坦的父親也因為憂鬱大病去世。
弗蘭肯斯坦失去了所有他愛之人,他立志追查科學怪人的蹤跡為了將之殺害。故事尾聲他持續追蹤科學怪人,也因此遇到了正在闖蕩的沃爾頓並和他訴說自己的過去。最終弗蘭肯斯坦因生病漸漸衰弱,在弗蘭肯斯坦離開人世之際,科學怪人出現哀悼並告訴沃爾頓他的任務已完成,說完便躍入海中,消失無蹤。


19世紀的法國大革命和工業革命促成浪漫主義的發展,《科學怪人》一作是瑪麗.雪萊受此時代思想與啟蒙時代薰陶的結果,這部歌德小說中充滿了角色強烈的情感表達誇張情緒與不安的描述,如弗蘭肯斯坦口述對於表妹伊莉莎白之情:

「人人都喜歡伊莉莎白,大家對她懷有熱烈、近乎崇拜的感情,我也不例外,這使我感到自豪與高興。⋯我把人們對她的讚美,無一例外地看成是對我個人一件私有物的頌揚。我倆十分親民,彼此以表兄妹相處。世上沒有任何語言可以表達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倆親密無間,勝似兄妹,而只要她活在這個世界上,她就只屬於我一人。」

又如在弗蘭肯斯坦看見他一手創造的生命動了起來之時:

「我對它的期盼之情很是強烈,遠超尋常。現在我折騰完了,美麗的夢幻也隨之化成泡影,充塞在心頭的只有令人窒息的恐懼與厭惡。我親手製造了這個生物,可他的醜樣簡直叫我無法忍受。我急忙衝出實驗室,跑到臥室裡長時間地踱來踱去,久久不能平靜,根本無法入睡。⋯後來我確實睡著了,然而連綿的夢幻一直攪擾著我。⋯我從噩夢中驚醒,嚇得一頭冷汗,牙齒直打顫,四肢也抽搐起來。」

另外還有如藝術般的描述手法反抗理性,以及遊歷山水對於壯麗自然的描寫,如弗蘭肯斯坦與摯友遊歷歐洲描述沿途景致:

「我倆商定,先從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乘小船,沿著萊茵河順流而下,到鹿特丹(Rotterdam)之後再換乘輪船去倫敦。我們經過了許多柳樹成蔭的島嶼和一些風景如畫的小鎮。我們在曼海姆(Mannheim)待了一天,並在離開斯特拉斯堡的第五天到達梅恩斯。過了梅恩斯,萊茵河畔的風光更是賞心悅目,湍急的河流在群山中迆邐而下。這些山峰雖然不高,但十分陡峭,而且千姿百態,美不勝收。我們看到許多古城堡的斷垣殘壁矗立在懸崖峭壁之上,周圍林木參天,鬱鬱蒼蒼,可望而不可及。這一段萊茵河風光獨特,奇觀異景紛呈;時而可見山巒此起彼伏,毀損的古堡高聳於萬仞絕壁之上,而幽森的萊茵河則在下奔騰而過;驀地峰迴路轉,出現在眼前的是豐茂繁盛的葡萄園、綠草茵茵的堤岸、蜿蜒曲折的河流,以及人口稠密的城鎮。」

《科學怪人》在浪漫與歌德風格之間,表述對於時代變革的抗爭。弗蘭肯斯坦因為個人私心與一時狂熱創造了他無力招架的結果,他選擇拋棄並讓他自身自滅,就像是工業革命下一心發展的上層階級,而百姓卻如科學怪人般成為實驗白老鼠倉皇失措,最終科學怪人以報復作為反抗,也為當時人民做了無聲的反抗。

「科學怪人」這個角色

現代對於科學怪人的形象多半來自於1931年的同名電影,高大形象配上偏綠色的皮膚,身上多處粗糙縫線,以及頭部或頸部兩側的金屬螺絲,尤其是金屬螺絲的元素已成為科學怪人的標誌,然而在瑪麗.雪萊的原作之中並沒有此元素的描述,原始的描述是「那兩隻眼睛濕漉漉的,與它們容身的眼窩顏色幾乎一樣,黃裡泛白;他臉色枯黃,兩片嘴唇直僵僵的,黑不溜偢。」,其他特徵像是因為不熟悉聲帶使用,說話含糊且聲音低沉,以及從實驗室逃出時所偷來的一件外套,而現代添加的金屬螺絲元素或許是為了突顯電擊製造生命的過程。

另外,「科學怪人」一詞不曾在原作中出現,現在普遍將「科學怪人」稱為Frankenstein,也就是弗蘭肯斯坦,根本不是「科學怪人」之名,而是創造者的名字。在原作中「科學怪人」根本沒有名字,而是以惡魔、怪物來稱之。
作品名稱Frankenstein or the modern Prometheus,中文直譯為「弗蘭肯斯坦,或稱之為現代普羅米修斯」。普羅米修斯為蓋亞之子,他與雅典娜共同創造人類,由他用泥造人,再由雅典娜為泥人注入靈魂與智慧。然而從本作可看出科學怪人已有人性,他能體會他人哭泣傷心的原因、因為窮人的哀傷而不再偷他們的食物,並且也習得語言和人與人之間的猜忌與報復心理。若弗蘭肯斯坦只是創造人類空殼的普羅米修斯,那麼人究竟是什麼,又或者怎樣才能被視為人?

人造人的預言與警惕

《科學怪人》原作的尾聲,當弗蘭肯斯坦已行將就木並用虛弱之聲向沃爾頓說了一段話為之警惕,他說:

「沃爾頓!你要保持平和的心境,知足常樂,千萬別雄心勃勃,即便是那種試圖在科學發明中出人頭地的毫無害處的念頭也要不得。我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我自己就是被這些希望給毀了,而還有人可能步上我的後塵。」


這段話看似是弗蘭肯斯坦一個人在生命垂危之時的反省,是對於工業革命統治階級的發聲,更是現代的一記警鐘。《科學怪人》是19世紀對於人造人的一種想像,或者是對於創造生命或意識的一種幻想,如今21世紀,各大產業飛速發展人工智慧,企圖透過科技方法創造意識與智慧,在這之時,我們是否應該以《科學怪人》作為警惕呢?

未來的某一天人類真的創造出「人」之時,我們是否有能力駕馭呢?

值得思考的是「科學怪人」的處境,這類似人非人的反抗或衝突題材成為許多科幻小說的劇情,如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筆下的複製人、克拉拉、遊戲大作《底特律變人》、菲利普·狄克(Philip Dick)《銀翼殺手》中的「連鎖六型」(Nexus-6)人造人,這些在高科技之下被創造出來的擁有類似人類外表、意識與智慧的「人」,卻無法享有同等的權利。他們隸屬於某家公司、某個機構,或者聽命於某個主人,他們擁有意識卻必須聽從人類命令,他們沒有屬於自己的歸屬,他們被稱為人卻不被視為真的人看待,衝突就會浮出水面。

人類科技快速發展,無論是基因體學、資訊科技,或者複製與列印技術,在技術達標之前,我們是否深思熟慮後果與相關規範?

在貪婪之際,在期望有個「東西」能使人更方便的時候,我們是否忘了他該有的權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