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讀不完啦】《失控的努力文化:為什麼我們的社會讓人無法好好休息》

from Unsplash by Simon Abrams

在《失控的努力文化》一書引言中,作者瑟列斯特·赫莉 (Celeste Headlee)引用羅素在1932年的一篇名為In Praise of Idleness (譯為「讚揚閒逸」)的文章,羅素在首段便寫道:

我認為世界上做的工作太多了,認為「工作是美德」的信念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I think that there is far too much work done in the world, that immense harm is caused by the belief that work is virtuous)

伯特蘭·羅素《讚揚閒逸》

並在第三段落實提到:

雖然些許的閒暇是愉快的,但如果24小時中只有4個小時需要工作工作,人們將不知道如何打發他們的日子。以現代世界而言,這是對我們文明的罪責,在任何更早的時期都不會如此。

以前的人有著保持輕鬆愉快和玩耍的能力,但這能力已受到某種程度的效率崇拜所抑制。

現代人認為一切都應該為別的事情而做,而不是為了自己,例如: 認真的人不斷譴責去電影院的習慣,並告訴我們它會導致年輕人犯罪,但是所有製作電影的工作都是值得尊敬的,因為它是工作,並且因為它帶來金錢上的利潤。

認為能帶來利潤的活動是可取的活動的觀念使一切變得混亂。(The notion that the desirable activities are those that bring a profit has made everything topsy-turvy.)

伯特蘭·羅素《讚揚閒逸》

羅素揭露了現代人對於效率的崇拜,認為一切能創造金錢利潤的事物更為高尚。

從什麼時候開始人類越來越重視工作、越來越把工作當成生活的重心呢?這需要追溯回18-19世紀工業革命說起。


工時變長的起源

現代人肯定不是過度工作的第一代,科技也不是元凶,因為早在1854年梭羅便在《湖濱散記》中寫道:

我見過多少可憐的靈魂,被工作重擔壓得喘不過氣,推著一座七十五呎長、四十尺寬的穀倉,在人生道路上艱苦爬行。…

大部分的人,…為了生活中無謂瑣事與過度粗俗的勞動而鎮日忙碌,…日復一日,成天勞動之人無暇顧及精神生活的完整,…因為沒有時間,讓自己淪為機器。

有些人永遠都在焦慮不安,幾乎像是一種不治之症。我們天生就會誇大自己工作的重要性。

亨利·梭羅《湖濱散記》

梭羅筆下的這些可憐蟲正顯示工業革命如火如荼發展後的狀況 。工業革命興起於1760年代,持續到1830年代至1840年代,蒸汽機成為廣為人知的發展技術之一,因為蒸汽機促使工廠產線不再因為人的休息而暫停。因為機器能更快速地產出更多,原先人所擁有的手藝不再受到重視,人類在工作上的競爭力開始由技術轉為付出的時間,誰付出的時間越多,誰就能被留下。

工業革命為人類工作史提供新的想法: 時間開始等同於金錢

根據研究,中世紀的農夫每天工作不超過8小時,有時更少。然而到了1847年因為工業革命帶來的勞力剝削使得英國須訂定法律規定婦女與「兒童」每天只能工作10小時,法國則規定工時每天限制為12小時。

如此巨大的工作時數差距之下,可悲的是這些勞工所努力工作的成果並非全部進入他們的口袋,更多的是進入雇主的口袋。而且在工業革命之後加深所有權的限制,勞工永遠無法獲得機器的所有權,更無法左右自己的付出所換得的利益。

到了1879年燈泡開始被廣泛使用,人類的工作不再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限制,人造光使人類能在晚上,甚至半夜也能工作,這使人類工作時間範圍最大化。

現代人過度工作的現象

自從「斜槓(Slash)」一詞在2007年由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艾波赫(Marci Alboher)的一本名為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 (譯為「不能只打一份工」)被創造後人類的時間就再度被擠壓,尤其到了該書出版的10年後,由Susan Kuang所著的《斜槓青年》再度掀起一波暢銷後。斜槓意指多重職業,具體意指不滿足於單一(專一)職業的工作模式,而選擇有多重職業與身份。

在《失控的努力文化》中提到過度努力已非由環境單一因素所促成,更多來自的是從小到大的習慣。很多人會認為年輕的時候努力一點,等到未來有錢的時候就能好好享受,然而由作者的經歷就能告訴你: 沒那麼簡單!

作者出生於一個嚴厲的家庭,因為家人過去在生活上過得相當不易,導致作者小時候在家連看電視都被要求做點有意義的事。長大後,身為單親媽媽的她必須努力工作作為家庭充足的經濟來源。後來她發現她的生活總是塞滿了工作與為了工作而做的事,她犧牲了休息與家庭的時間,所以她離職並開公司,她以為只要當了老闆後就能自由規劃她的工作時間,變能有多出來的空閒時間,結果她錯了,她的行事曆仍然總是塞滿的工作與為了工作而做的事

《失控的努力文化》寫到馬丁·路德在1517年立下《九十五條論綱》,為人類帶來新的一條思想: 努力工作能榮耀上帝,努力工作是一件榮耀的事。

2022-01-17更新:
仔細看了馬丁路德的《九十五條論綱》,原名《關於贖罪券的意義及效果的見解》(Disputatio pro declaratione virtutis indulgentiarum),其實並沒有明顯宣揚工作之好,甚至連「工作」一詞都未出現,唯一較符合《失控的努力文化》的論述的是第95條: 唯有經歷各種苦難,而不是虛假的平安擔保(徒14:22),才能有把握進入天國。
或許是這句「唯有經歷各種苦難才能有把握進入天國」,引申為需要刻苦工作吧。(略為牽強)

現代人普遍對於「只要努力,總有一天會有成果」或「有努力有可能會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的句子抱持正面希望,美國仍有近70%的人相信美國夢能實現。

在這樣的環境下,因努力而成功的企業家更受大眾崇拜,我們常看到某個企業家或世界前幾大首富每天幾點就起床工作、每天工作到幾點才上床睡覺,世界首富、特斯拉執行長與SpaceX創始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更在Podcast透露過「他的工作量很大,通常開會到凌晨1、2點,周末有時候也要」,而且我們熱愛看到這些(彷彿為我們提供更多的希望,總有一天我們也能像他們一樣),然而我們卻很常忽略倖存者偏誤(survivorship bias)這個道理。

在本書中提到,從這些訊息隱隱透露著越是努力、越是忙碌的人看起來地位更高,人們告訴人們他們熱愛工作,也告訴自己,有些人常把「我很忙」掛在嘴邊,讓自己更顯得被重視、看似地位更高。

但真的是嗎?

現代人多數感到被工作壓的喘不過氣,總是覺得工時過長、深感焦慮的主要原因來自於科技

由於行動裝置與網路普及,家與辦公室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下班離開辦公室依然能透過個人電腦與手機回覆工作訊息與Email,在普遍「努力工作很重要」的時代下,沒有即時回覆工作訊息為多數人帶來罪惡感,逼得他們在下班時間仍須處理工作業務。

反之亦然,根據隆德大學的研究,員工大約花半個工作日從事非工作的事務(例如: 與朋友聊天、網購、使用社群媒體等),其原因來自於「時間就是金錢」。當工時固定的情況下,甚至在某些情況下超出工時可獲得額外薪水時,多數人會選擇拖延手上的工作。

這樣的情況變導致實際在上班的時間沒有真的在工作(但仍感覺自己在工作),但下班仍有機會處理工作事宜,這會讓人們「感覺」長時間都在工作,而且當長期處在這項的情況下並感到緊繃、焦慮時,又仍無法在真正下班間獲得休息與放鬆,這更加使得人們對於工作感到高壓,長期將會對於身心理造成傷害。

為何利小於弊,多數現代人仍選擇努力工作?

近期越來越常出現如《過度努力》、《被壓榨的一代》的書籍,《過度努力》告訴讀者為什麼你無論怎麼努力總是告訴自己還是不夠好,然而這樣的想法卻是一種自我耗損;《被壓榨的一代》在說明生活成本飛升但薪資卻沒有跟著成長的現況,與這一代對財務焦慮、對工作迷惘,以及對於無力改變現況的自己感到羞愧不已的狀況。

這類書籍出現在市面上,且越來越頻繁出現時,是對於社會的一個警示。

心理學家珊迪.曼恩(Sandi Mann)在《無聊的價值》中寫道:

一但你開始做白日夢,並允許你的心思漫遊,便開始進行超越譯適合進入潛意識的思考。

珊迪.曼恩《無聊的價值》

相同的概念在《獨處七日》也大篇幅說明,書中提到現今這個充斥社群科技的社會,獨處甚至被視為反社會、邊緣的現象,許多研究機構側為了促進合作,不惜將實驗室空間打造成成開放式幻境。然而我們知道牛頓獨自在蘋果樹下思考時發現萬有引力定律、阿基米德在泡澡中發現浮力原理,合作的確能讓跨領域菁英產生新火花,然而無庸置疑的是,獨自思考同等的重要。(關於《獨處七日》一書詳細請參考這篇貼文)

如果個人時間同等重要,那麼為什麼現代人普遍將工作與為了工作的事幾乎塞滿了時間,犧牲休息與家人的時間,或者用其他方式彌補原本個人時間所得來的放鬆與慰藉 (例如喝更多的咖啡或能量飲料)?

歸結《失控的努力文化》作者提出的三大原因:

1.相信努力能給帶來更美好的未來

如上面所述,普遍人們對於努力所得來的成果予以崇拜,並且從少數人的經驗中更加確立自己也能得到相同的結果。然而諷刺的是,人類是一種在達到目標後會享受短暫滿足,然後迅速又不再滿足的動物,經研究得出,賺越多的人更會過度工作,在購物與過度工作的惡性循環之下,這些人會比賺得較少的人不快樂。

2. 辦公室成為第二個家的錯覺

無論是雇主或勞工在潛意識中隱藏著工作至上的想法,公司刻意營造辦公室是第二個家的氛圍,同事就像我們的朋友,在書中提到,當人們在下班時間遇到社群孤立,會選擇逃避到工作之中,當工作中發生衝突可選擇主動離職,然而家庭發生衝突時我們卻不能輕易換一個家庭,這或許成為很多人選擇長期工作的原因之一。

3. 社群媒體的助長

過去我們的比較對象多半來自於鄰居、同班同學與朋友,這些對象通常來自於與我們相同或類似階級的人,能比較的事物通常也限制在相近的階級之中。然而網路與社群媒體的出現,我們能夠輕易地看到階級差距甚大的人的生活(例如某明星、名媛,甚至首富),我們的比較對象從隔壁的某鄰居直接變成卡戴珊(Kardashian)家族。由於社群讓我們誤以為能接觸到的人事物似乎與我們很近,但看到對方的生活與自己天差地別時,會漸漸感到自己一無是處,進而必須更加努力才有辦法減少這種焦慮感。

2018 年英國首度宣布設立孤獨部長(Minister of Loneliness)來處理日益嚴重的孤獨問題,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NIMH)認為自殺已成為美國主要死亡原因。根據美國疾管中心主要死因報告顯示,2019 年自殺是美國總體死因的第十大原因,奪走了 47,500 多人的生命。自殺是 10 至 34 歲人口的第二大死因,也是 35 至 44 歲人群的第四大死因,自殺所造成的死亡數甚至是他殺的兩倍半。

下圖來自於NIMH,顯示從1999年到2019年,每10萬人口的自殺率是節節上升的。

from NIMH

社群媒體並沒有讓人們更不孤單,反而加深比較與忌妒,使之更不快樂。社交孤立感沒有因社群媒體而減少,反而加深。

在這樣永遠比較不完的年代,尤其是Z世代的青年,越是感到自我價值低落,越需要一直努力才能脫離這種窒息感,完美主義在心中生根,然而在不斷追求完美的道路上只有無盡的挫折感。這也是為什麼全世界頻頻傳出Youtuber憂鬱與憂鬱症的新聞,當平臺上眾多人都在競爭,時時刻刻都得面對只要一次不更新就可能被其他人擠下來的風險,靈感壓榨與沒日沒夜拍影片是對於自我的消耗。

把自己當成機器運作,直到零件耗損再也跑不動的那天是現今的悲哀。

但人不是機器,人需要休息。

工作不必要嗎?

我認為因為本書或許在過度工作的前提上沒有清楚說明,會讓讀者誤以為此書不鼓勵工作,其實不然。作者並非要求人們不要工作,而是在滿足基本需求之後不需要過度工作,書中作者說明雖然工作非人類主要需求,但工作仍是獲得主要需求的手段,我們仍需要基本的經濟來維持生活,但是如同本書或《湖濱散記》所闡述的,金錢只需要滿足於基本的生理需求即可,而不是無止盡地追求炫耀性商品或購物帶來的滿足感。


結語

本書確實為現代人對於過度工作與過度行事上的問題提供一個完整來龍去脈的說明與分析,並且提供六個收回生活掌控權的方法,然而我認為本書有部分章節略為離題,例如談論使用簡訊與Email以取代語音或面對面的交談,不可否認,本書主軸強調人們不該以效率崇拜為由摒棄所有會降低效率的事,簡訊與Email確實就是一例,我明白作者想說明的是人們因為簡訊與Email能帶來效率,但卻犧牲人與人之間的人情味,亦可能降低同理心這件事情上是不好的,但是用一個章節來描述此事,我個人認為與書名不符,略偏題。

第二,我個人認為中文書名將原文書名的Do Nothing: How to Break Away from Overworking, Overdoing, and Underliving翻譯為「失控的努力文化」略為不當,原文書名強調Overworking (過度工作), Overdoing (過度行事), and Underliving (忽略生活),然中文書名直接省略為努力文化,讓讀者誤以為作者所謂的努力只包含與工作相關的事宜。(但本書作者在引言之中有說明,因為其他事務難以量化與統計,該書會以工作做為談討主題)

雖然如此,總體而言我仍給予此書正面評價,本書在國外評價網站上最受讚嘆的工作史介紹毫無疑問地也是我最喜愛的章節。

面對長久以來在人們心中潛移默化的「工作至上」與「時間就是金錢」的風氣,此書給予另一個面向的思考空間與反省。或許在挑戰這樣根深蒂固的想法上仍需要時間才有辦法導正,但是面對心理健康日益下降的時代,我們更需要重新評估過度工作的重要性。


👉 如果你喜歡,歡迎你按讚我的文章👏&追蹤,也歡迎留言與我討論關於這篇文相關的想法,也歡迎告訴我其他有趣的主題。
👉 或追蹤我的Medium帳號,我在那邊也會同步更新。
👉 如果你和我一樣喜歡閱讀,歡迎追蹤我的Instagram讀書帳號【閱讀人森】。
👉 喜歡閱讀的朋友歡迎加入LINE社群,社群連結請【閱讀人森】的profile取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